Wait

0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首页 > 畅言舒怀 > 社会热点 > 正文

没有健康码不能出行,没有手机不能就医,1.8亿老人“被隔离”

更新时间:2020-09-09 12:20:40点击次数:387次
  • 一位老人,因为没有健康码而被赶下公交车。没有智能手机,意味着无法出示健康码,就没法买菜、就医......甚至有一位老人因为无法适应电子报销而恼火:“我已行将就木,宁愿将(买智能手机的)钱花在买一块墓地上。”


  • 没有智能手机、无法上网的1.8亿老人,难道就被这个数字世界淘汰了吗?当你老了,你愿意重复他们的故事吗?


一部智能手机,将两个群体割离,分属两个阵营。众依膝盖关节积液积水红肿疼痛针灸拔罐腰疼腰脱失眠找穴位瑜伽拉筋健身宫寒


“少玩会游戏,对眼睛不好,看一看远方。”老人说道。


只是,小孩子依然沉浸在屏中的世界中,面对善意,他们有时用沉默回应,有时回击:“知道了,知道了!”随后轻声嘀咕,嘲笑老年人不懂玩手机的乐趣。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不少家庭中。一部智能手机对老人是陌生的,手机中的数字世界,也是。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有2.4亿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而截至2020年3月,中国9.04亿网民中,同样年龄段的网民只有6.7%。按此计算,中国仍有1.79亿老人没有上网。


不网购、不看直播、不刷新闻,他们原本以为,网络不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影响。其实不然。


8月底,一则新闻引发热议,哈尔滨一位老人因无法扫描健康码而被公交车司机赶下了车。当数字化、网络化渗透大多数年轻人的生活日常,用着老年机的那群老人们,连出行都成为问题。


《IT时报》记者发现,在老年群体中,有人因为没有一部智能手机而遇到买菜、看病、出行困境,也有人在网络边缘试探,尝试进入那个未知的世界,却在挣扎中放弃。


这些本该是日常生活中最简单的操作,却令他们寸步难行。在经历无数次尝试后,他们最终妥协,留下黯然转身离开的身影。


但他们不该被忽视和疏离。


一部落后的手机,没有健康码 买菜、就医被拒之门外

“怎么来了场疫情,外面变化这么大?”


两年前,40后宁波人王芬(化名)收到了一部老年机。子女为了能随时联系她,给她办理了手机套餐,并不时为她的手机账户充值。


但王芬的生活还处于2G时代。因为不会写字,这部老年机唯一的用处,便是拨打电话。有时候,她会嗔怪子女乱花钱,家里交了电话费,子女明明可以打电话联系她。


有时候出门,王芬会将手机落在家中,令子女们干着急。


新冠疫情袭来,2月5日,王芬所在村庄的菜场关门,吃饭成为问题。为此,女儿从电商平台上为她下单了水饺、面粉等物资。这是难得一次她感受到网络对生活带来的益处。


转念间,她又认为,这只是特定背景下的特殊现象。


只是,疫情加速了“王芬们”的失落感。抢口罩,需要在线预约,没有智能手机的他们,注定难以抢到,只能求助于子女。


菜场开放的第一天,王芬原以为戴上口罩就能入场,却因为无法在老年机上出示健康码,而被拒之门外。她转身,默默离开。那个星期,蔬菜、肉类还是依靠子女供给。

王芬向往此前平静的日子,在那个简单的世界,不用戴上口罩,也没有健康码的困扰。如今,她所在小区的菜场放低了对戴口罩、健康码的要求,只是伤痕已经留下。


王芬开始觉得外面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怎么来了场疫情,外面变化这么大?”她很困惑。尽管那个世界,在很多年轻人看来,不过多了一个点开智能手机的步骤。


乘公交、入医院、交水电费、乘火车甚至到景点游玩……这些曾经老人们熟悉的场景,却都要求用户示健康码,而老年手机,注定无法实现。今年3月,杭州政府推出一项业务,老年人可以通过刷市民卡显示健康码状态。随后嘉兴、台州等地跟进。只是,更多的城市保持沉默。


国庆假期即将来临,不少景区开启了线上预约,而人工窗口逐渐关闭。你能想象老人来到景区后又被劝退的扫兴吗?


如今,王芬变“宅”了,她很少外出走动,有事情找子女帮忙。有时候,她会想,村里的孤老们没有子女的帮助,又该怎么办?


一台冰冷的机器,挂不了号,买不了票

“这样的操作对老人太不友好了!”


走过健康码的关口,老人可能还会面对一台台陌生而冰冷的机器。


年龄增加,器官功能衰退,大大小小症状开始出现,不得不前往医院看病。只是,进入医院,老人们最先接触的,往往是挂号机器。


有网友直言,一些医院挂号必须要在App或机器上进行。“如果老年人识字不多、眼神不好,这样的操作对老年人太不友好了!”一位医院志愿者告诉《IT时报》记者,她还记得一位老人面对机器时的恐慌:不知道要按哪个键,手是颤抖的。也有老人因为听力问题,需要志愿者重复多次,才能听清楚操作流程。


除了不会使用挂号机器,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后,不少医院施行预约制,而且只能提前一天预约,对于老人而言,这些信息他根本没有渠道或者不知道如何获取,即便有智能手机,也操作不来。上海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前不久家里老人带着孩子去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看病,结果跑到现场才知道,需要提前一天预约,只好无功而返。


各家医院对于预约标准执行不统一,看病前应该拨打医院的电话预约,但不少老人甚至不知道医院电话要如何寻找。


部分医院还保留了人工服务通道,老人可以多一条选择,只是,那条通道往往会排着长队,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等候。


当看病变得不再方便,很多时候老人只能默默承受。


王芬对于操作机器格外谨慎。一不小心按重了,屏幕会不会坏掉?坏掉了又该怎么办?她会焦虑。


胡娟(化名)也是。她还记得不久前到杭州坐地铁时的场景。火车停靠在杭州东站,下车后,她要换乘地铁。


这是一个人流涌动的站点。摆在胡娟面前有三种乘车支付方式:扫码进站、机器购票、人工窗口。可前两种方式,胡娟不懂,也不敢尝试,她不知道自己需要坐几号线,而人工服务窗口,排着一条队伍。


胡娟选择了排队,她认为,机器是笨拙的,不小心点错了,又要重新来一遍,与人沟通更方便,尽管她要等。只是,胡娟不知道,在追逐效率的趋势下,未来机器、机器人将替代越来越多的人工岗位。人工客服正在逐渐消失。


《IT时报》记者了解到,某城商行支行为了节约成本,如今只留下一个人工窗口。


而一位全家用户告诉记者,某一次她在全家看到整个便利店中只有4台自助机在运作,没有人工收银。不懂如何操作的老人,拿了物品后不得不放回。

当银行中出现越来越多的智能柜,超市中排放着自助收银机,面对机器,老人始终无法适从。


每个人都有年老的一天。


当你没有能力和精力接受新的知识,对外界的变化开始茫然时,你会愿意被如何对待?


如今数字化、智能化社会对老人并不友好。对于勤俭节约的老人而言,购入一部智能手机并不是一件具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甚至有一位老人因为无法适应电子报销而恼火:“我已行将就木,宁愿将钱花在买一块墓地上。”


网络如同一条鸿沟,横亘在老人和社会之间。


社会朝着更新、更快的发展方向前行,本无可厚非。这里对应着绝大多数人的便捷。但与此同时,我们仍需要考虑到那些小部分人的利益,那1.79亿沉默的断网老人。他们也需要被关怀。


当经历过因为一个二维码而被拒绝后的焦虑、宁愿干等而不愿接触机器的时的无奈、被医院“劝退”无功而返后的叹息、无法融入网络世界引发的自我怀疑,老人只有默默转身,独自承受。


如果情况不发生转变,那么,当你老了,你会重复他们的故事吗?只是这一切,又将如何改变?

从容 (编辑:从容)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